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萬古最強部落(我真是族長) > 第1108章 煉死長生教主
    九彩神光從九天之上,狹長的眸子中落下,頃刻間,長生教主爆發出來的殺機,好似被定格了一樣,他的身子也隨之凝滯。

    “額~”

    剎那間,長生教主神色大變,冥冥之中他感受到了天地秩序的偉岸。

    自他誕生以來,對自身修行軌跡的把握就無比自知,無論做什么事情,都小心的規避著天地的感知,免得被老天收回去。

    他的存在本就是一個意外,他不能給天地秩序消除這個意外的機會。

    可惜了千防萬防,終究還是百密一疏,被夏拓抓到了空子,好一個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,竟然把他給騙過去了。

    為了騙他,這家伙竟然不惜把自己也關進了這里,就不怕自己也折在這里。

    媽的,終日打雁竟然被個小家雀給啄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五彩補天石被他頂在頭頂,全身氣息徹底收歸于本體深處,想要遁離此地。

    對此,夏拓哪能放過機會。

    自己冒著被長生教主干掉的危險,貼身靠上來,為得就是煉死這家伙,怎么可能讓其跑了。

    爆!

    沒有絲毫的猶豫,他以氣運匯聚的身體,直接暴漲了無數倍。

    剎那間的爆開,滾滾紫氣如同傾瀉的大江一下子覆蓋了方圓千丈之內,紫氣濃郁的化為了流水,宛如在天穹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湖泊。

    在這個紫色湖泊的外圍,是九頭大日金烏環繞成了一個大圈,一個個張開嘴巴,吞吐出了熾盛的的神焰。

    在紫氣湖泊的上空,是狹長的天地秩序之眼,灑落下的九彩神光,偉岸的氣息就像是一個蓋子,將沸騰的紫氣給蓋住,順便壓住了紫氣汪洋中的身影。

    紫氣并沒有想象中完全燃燒成了火焰,好似化為了一汪紫湖,被金烏神火給煮沸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處于紫湖中央的夏拓和長生教主,簡直陷入了冰火兩重天的境地,夏拓并沒有感覺到灼熱,而長生教主卻陷入了煎熬之中。

    天地意志壓住了他想要遁走的心思,四周潺潺如水流一般的紫氣,將他陷入了泥沼之中。

    每一邁出一步都萬分艱難,紫氣中擁有數以億兆的念頭,每一個念頭都像是一個蟲子一樣,如跗骨之蛆一般黏在他的身上,阻礙了他的動作。

    被困住的長生教主,將眸光再次對準了夏拓,悍然發動了攻殺。

    對此,夏拓自然不會接茬,身子不斷的在紫氣大湖中游走,現在他還不能離開,有他在紫氣可以源源不斷的從高空傾瀉下來。

    頭頂著受命于天印璽,夏拓動作像是一只靈活的猴子,不斷的在紫湖中左右躲閃,避開長生教主的殺招。

    紫湖外,女媧氏站到了和紫湖齊平的高度,她大手連連打出法訣,一枚枚虛幻的符文在她的手中凝實,朝著紫湖中沒入,很快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幾位出手鎮壓長生教主。”

    看著夏拓險象環生,女媧氏天女開口,旁邊的骨上人、老巫祭等人紛紛出手,朝著紫湖中的長生教主拍落攻擊。

    被圈進在紫湖中的長生教主,這下成了甕中之鱉,想要躲閃都躲閃不了,不斷看到一道道攻擊從頭頂落下來,砸到自己頭上。

    補天石散發出五彩神光,替他擋下一道道攻擊,不過縱然是補天石這樣的天地神物,也不是萬能的,能夠擋住一次攻擊,卻擋不住一次次的攻擊。

    看到骨上人等人在外出手了,夏拓直接將身子隱藏進了紫湖之中,哪里安全往哪里遁。

    轟!轟!轟!

    紫湖中不斷爆開轟鳴,長生教主每一次想要沖出紫湖,都會被外面的攻擊給重新轟進來。

    這一刻,大荒之上,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團熾盛的神日,升起在大荒世界的西南方向,神日浩大無比,有金烏神形在神日中隱現。

    神日的中心位置有一團耀眼的紫色,哪怕是在遙遠的北方大地,也能清楚的看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湮魂海!

    深不可見的海溝深處,孤零零的石柱立著,這里顯得十分的沉寂,海面上,一道道身影浮現,眺望著西南方向上的耀眼神日。

    “龍王,咱們殺出去,趁此機會一舉蕩平人族,將這方天地改造成我妖族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水域中,一個渾身漆黑的妖王強者開口。

    妖龍王沒有出聲,看了一眼出聲的智障,又接著將眸光看向了天穹上的神日。

    找死也不是這樣找死法,天地秩序顯化于天穹,這個時候出去豈不是找死。

    長生教主該死,這是天要滅他。

    同樣的,他們妖族也是這方天地秩序所厭惡的血脈。

    這一天開始,大荒世界上迎來了自延康計紀年以來,連續不滅的白晝之日,縱然是桂月浮現在天穹,但西南大地上的紫心神日依舊高懸,神光照亮著整個大荒四極。

    特別是西南大地的商州、夏州、秦州、漢州,億萬里山野的草木都在烈日下曬得耷拉著腦袋。

    一天……兩天……一個月……兩個月時間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天早晨,無數人族血裔很驚訝的抬起頭,朝著天穹望了望,轟隆隆的聲音竟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很多人下意識的再次抬頭,朝著西南天穹望去,看到神日依舊高懸,金烏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轟鳴聲停了下來,自然是因為老巫祭、骨上人、苦竹道人等人停止了攻擊,堅持了兩個月的時間,紫湖中困住的長生教主頭上的五彩石終于被擊落。

    沒了五彩神石的庇護,紫氣汪洋已經縮小到了百丈方圓,紫氣凝聚的紫湖,已經粘稠如同漿汞,咕嘟嘟的冒著氣泡。

    外圍的九頭金烏,一個個依舊扇動著翅膀,吞吐著神火。

    至于夏拓……

    現在他很很不好……

    本來就受傷了,為了覆滅長生教主,以氣運加身,這又熬了兩個月的時間,困在這個紫湖中,再怎么躲閃,也被長生教主暴揍了幾次。

    他也想揍回去,可惜條件不允許。

    為了將長生教主引進來,他容易嘛他,連自己都當成了餌。

    咕嚕咕嚕……

    紫氣汪洋愈發的沸騰,經過兩個月的掙扎,長生教主總算是不蹦噠了,頭頂上可以護住他的五彩神石也落了下來,只不過依舊留在他身體周圍,貼身形成了一個保護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盤坐于紫湖中,以自己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小型的保護罩,繼續和神焰、紫氣相抗衡。

    這副模樣用夏拓的話來說,就是夾生飯,一看就沒有入味,這就像是燉大骨,先是要大火煮沸,接著轉小火慢燉,一步步將大骨內的精華給燉出來。

    “夏族主,你可以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這一刻,女媧氏天女的聲音響起,夏拓都上印璽泛起了紫光,朝著紫湖外飛去,此刻紫湖中就剩下了長生教主一個人。

    從紫湖中飛出來,夏拓頓時感覺自己渾身被掏空,從血氣到精神力,一下子都干涸了,他剛剛走出來整身子頓時就要朝著下方墜落。

    沒了氣運加持,傷勢重新浮現,而且熬了這兩個月的時間,精神已經是完全透支,好在眨眼間就有人拖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接著煉,給我煉死他。”

    指了指被紫光包圍的長生教主,夏拓狠狠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實際上女媧氏想出來的這個辦法,就是當年初代女媧煉制補天石的方法,只不過長生教主這個家伙過于另類,想要將其完全煉化,還需要不斷的時日。

    “骨前輩,你和鬼車老哥,立刻趕往黑湮海坐鎮,防備妖族出現。”

    雖說眼前有個大敵,但夏拓也沒忘了海域中還有一個大敵存在。

    聞聲,骨上人和鬼車朝著黑湮海的方向趕去,這里留下老巫祭和苦竹道人,完全可以應對突發情況。

    在天上停留了一會,老巫祭帶著夏拓朝著鳳凰城趕去,這里有女媧天女親自主持,他在不在也沒什么區別,而且眼下他需要好好休養一下。

    回到鳳凰城后,夏拓直接將大量的靈藥吞入口中,總算是略微緩解了身體中的劇痛,他坐于天爐山上,山巔匯聚的紫氣已經淡薄如輕霧。

    為了弄死長生教主,他搭上了整個大夏族運,不過這都不算什么,只要他人在,大夏的氣運再怎么淡薄,一樣可以重新積累。

    嗚嗚顯化出身形,夏拓從紫湖中出來的時候,他先一步回到了大夏族庭,眼下他的身形也淡薄無比,飛落到夏拓的肩頭,選了個舒服的位置,瞇上了小眼睛,嗚嗚大爺也得歇歇,太累了。

    時間流逝,大荒一下子安靜了好多,西南天穹上懸浮的神日慢慢融化開,化為了一輪輪金色的大日,足足有九顆,好在九顆大日始終懸浮在西南世界,并沒有亂跑。

    女媧氏不斷朝著紫湖中打入符文,兩年之后,困在長生教主身邊的紫湖就剩下了不到一丈大小,外面是熊熊的金色神焰。

    長生教主的氣息已經十分的沉寂,似乎已經被烤的氣機凋零。

    這個時間里,夏拓從休養中轉醒了一次,發現一頭金色老龍趴在了天爐山下,正是真龍洞天的前任洞主。

    對此他沒有什么表示,老龍愿意趴著就趴著吧。

    就這樣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,眨眼間就過去了二十年,這二十年對于大荒子民來說,是十分怪異的二十年,天天都是白晝。

    用了二十年的時間,被金烏神火祭煉的長生教主,所形成的保護總算是破裂。

    粘稠如同漿汞的紫氣順著其身體毛孔,盡數鉆進了他的體內,億萬道意念如同小蟲子一般,涌進了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他的人族身體也開始融化,逐漸的化為一團紫色漿汞粘液,被九大金烏的神火灼燒著。

手机娱乐电玩城那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