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奇幻 > 暴力丹尊 > 第3073章 和宇文拓的恩怨
    城主府之中。

    陸城主一臉欣喜,對陳玄說道:“陳玄啊,你這是有機會過來看我了嗎?

    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陸城主,實不相瞞,我這次來還有一件事想要讓你幫我忙。”

    陳玄直接說道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先不要說,已經過去半年了,你竟然有機會來陸羽城,我一定要請你吃點東西,對了,太虛山莊的莊主特地來感謝我,我聽說你幫助太虛山莊,斬殺了其余兩大山莊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陸城主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當初斬殺了這幾大家族的武者,讓陳玄聲名鵲起,就連整個陸羽城都聽到了陳玄的名號,其中自然少不了陸城主的推波助瀾。

    而陳玄回到了陸羽城以后,許多人都開始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“聽說陳玄回來了,他不是已經進入云霄府了嗎,怎么有時間來到我們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日月堡壘已經出名了,年紀不大就能達到神王境界七重的修為,這不是比萬神殿的天才,宇文拓還要厲害了嗎!”

    城主府之中,陳玄和陸城主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“陸城主,我進入云霄府之后,云霄府主安排了我一件秘密任務,他讓我去調查一名龍血部落的武者,看看他有沒有陰謀。”

    陳玄舉起了一杯酒,說道。

    陸城主同時舉起酒杯,對陳玄問道:“陳玄,你繼續說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陳玄說道:“就在我修煉的時候,碰巧看到了這李凌衛和宇文拓碰頭,我現在懷疑龍血部落跟萬神殿有所勾結。”

    陸城主露出了驚疑之色,接著問道:“可是你為什么要來到陸羽城?

    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嗎?”

    陳玄回答道:“我跟著他們兩個人來到了陸羽城,只不過人流太多,我跟丟了,這次過來想讓城主幫我調查一下,他們兩個人的行蹤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陸羽城之中,其他的幾大家族已經被陸城主治的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萬神殿,可是萬神殿幾乎遍布在云葉帝國,想要對付他們顯然沒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更不要說宇文拓在萬神殿年輕一輩之中,實力幾乎算得上是拔尖的。

    當初陳玄還在云葉門的時候,修為并不是宇文拓的對手。

    可現在完全相信他的修為絕對能夠對付宇文拓,最不濟陳玄也不會敗在對方的手上。

    宇文拓真實的修為雖然停留在神王境界七重,可是陳玄依靠妖魂之力,想要擊敗宇文拓根本是分分鐘的事。

    就在陳玄和陸城主商議的時候,遠處,萬神殿的一間隱秘的房屋之中。

    “陳玄這家伙果然跟過來了,事情辦完之后我就要離開這里,不能久留,你去把陳玄給殺掉。”

    李凌衛聲音陰狠,對宇文拓說道。

    宇文拓大笑一聲,回答道:“把陳玄除掉這都是小事,但是之前你們答應的事情可不要反悔。”

    看著腳底下面的七具尸體,李凌衛發出了殘忍的笑容:“我們絕對不會反悔,難道你以為我們跟云葉帝國的那群家伙一樣嗎?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到時候我會帶人把陳玄給殺死,最不濟也會把他的修為給廢掉。”

    宇文拓殘忍一笑,而后兩人消失在了黑暗當中。

    對于他們的陰謀,陳玄一無所知。

    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三天,陳玄還沒有搜索到李凌衛的消息。

    某一天,陳玄本來想要離開陸羽城,返回云霄府。

    卻沒有想到背后傳來了凜冽風聲,下一刻,一道劍氣直接朝著陳玄殺了過來。

    陳玄急忙運轉靈力,朝著旁邊躲閃了過去,但是這股可怕的劍氣依舊朝著陳玄瘋狂殺來。

    急忙施展出妖魂之力,陳玄的身體被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剎那間,天空之中布滿了黑色的線條,這些黑色的線條全部都是靈力構成的,直接把陳玄籠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從眾人之中,宇文拓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,朝著陳玄緩緩地走了過來:“我的陳兄弟,沒想到你竟然跟我們一路,難道你以為我沒有發現嗎,哈哈!”

    看到是宇文拓以后,陳玄急忙掙扎著從地面上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股可怕的氣息直接從宇文拓身上冉冉升起,一道猛烈的掌風朝著陳玄拍了過來。

    伴隨著宇文拓的進攻,還有許多龍血部落的武者,直接把陳玄圍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這一下,陳玄不是對手了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宇文拓一個人,陳玄還能輕松把他擊敗,但是那么多龍血部落的武者,其中還有很多萬神殿的人,對陳玄布下了天羅地網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以后,陳玄終于支撐不住,口中吐出了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早就打聽到你去了云霄府,這下還能順便把你給除掉,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拓臉上帶著瘋狂的笑容,一道強烈的掌風朝著陳玄的胸口猛的拍來。

    眾人之中,李輪一臉猖狂的笑容,道:“宇文拓,把這小子直接殺死吧,免得以后留下禍患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宇文拓輕吼一聲,直接朝著陳玄殺去。

    面對強悍的力量,陳玄急忙用長劍抵擋。

    轟隆!  就在這時,一名龍血部落的武者一腳朝著陳玄的手腕踢來,直接把他的燎原劍擊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周圍的靈力,不斷的朝著陳玄的身上壓制而來。

    口中吐出了一口鮮血,陳玄的身體直接半跪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轟隆!  一道猛烈的掌風直接拍在了陳玄的身上,把陳玄打飛了十幾米。

    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,陳玄的瞳孔之中滿是殺意,可是面對眾人的圍攻,陳玄竟然隱隱不是對手。

    宇文拓瘋狂笑了起來,滿臉都是猙獰之色:“陳玄呀,你真是太天真了,竟然中了我們的計謀,哈哈哈哈,今天我就把你的修為給廢掉,我不殺你,我要讓你體驗一下做廢物是什么滋味!”

    剎那間,宇文拓直接用劍刃朝著陳玄的丹田擊了過來。

    轟隆!  陳玄的身子遠遠的落在了遠處的懸崖之下,身子直接滾落下去,渾身都是鮮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陳玄的手指突然抓住了旁邊的碎石,眼睛突然睜開。

    突然猛烈的咳嗽,陳玄只覺得胸口發悶。

    “這個宇文拓,竟然想要廢掉我的修為。”

    天色已晚,陳玄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,只記得宇文拓擊破了他的丹田以后,直接把他的修為廢掉。

    命不該絕,陳玄修煉的朱雀之魂,直接洗刷了他的傷口。

    撫摸著自己的胸口,原本的劍痕已經完全恢復了。

    眼中流露出強烈的殺意,陳玄緩緩的站了起來,趁著晚上來到了陸羽城。

    陸羽城之中,此時諸多萬神殿的武者正走在大道上,很快他們一個個都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“咦,你們看那不是云葉門的陳玄嗎,這個家伙竟然還有膽子回來,哈哈哈,聽說他加入了云霄府,看來也不過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“被我們宇文拓大哥給打了半死,甚至被廢掉了丹田,這樣一個廢物怎么還來陸羽城?

    難道他以為自己能夠擊敗宇文拓大哥嗎,可真是天真啊!”

    幾名萬神殿的武者對著陳玄瘋狂嘲笑起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陳玄衣服破舊,臉上還殘留著血跡,看樣子慘不堪言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如此,這群人才能對陳玄如此嘲諷,聽著他們嘲諷的聲音,陳玄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現在他只想找到宇文拓,復仇。

    看到了陳玄的不僅僅有萬神殿的武者,而且還有許多陸羽城的居民。

    他們并不知道陳玄已經加入了云霄府,還以為陳玄只是云葉門的人。

    陳玄受傷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陸城主的耳中,雖然勃然大怒,但是他很快就派人尋找陳玄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陸城主派出了大量的人手,去野外尋找陳玄,也因此讓這件事傳入了許多居民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這些居民并不看好陳玄,同時對著陳玄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“我看陳玄這就是不知死活,你看看他身上,衣服都是破的,他難道以為自己是宇文拓的對手嗎,現在云葉門已經完蛋了,這個家伙真是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一名陸羽城中的男子說道。

    “雖然他在云葉門之中很強,但是宇文拓是萬神殿天才,修為肯定比他強的多,陳玄這家伙雖然修為不弱,可絕對不是宇文拓的對手,這個虧是吃定了,真是為他感覺到可憐。”

    “云葉門不過在陸羽城之中有很大的名聲,但是和萬神殿比起來是大一點的螻蟻罷了,畢竟萬神殿遍布在我們云葉帝國之內,萬神殿的天才,又怎么能是云葉門的天才能夠比擬的?”

    在這些居民的眼中,陳玄簡直是不自量力,被宇文拓廢掉了修為,現在竟然還有膽子回到陸羽城,簡直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這下有好戲看了,恐怕這件事,陸城主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敢說陳絕對不是宇文拓的對手,你們說如果宇文拓將陳玄打死,云葉門敢和萬神殿算賬嗎?

    我看陸城主絕對不干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!城主肯定不會因為陳玄,跟萬神殿算賬的,畢竟萬神殿在我們云葉帝國有著很高的地位,就算他們想動手,肯定也要掂量掂量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不看好陳玄,也不看好陸城主,終其原因,還是因為萬神殿在云葉帝國的身份非常特殊。

    一個個武者此時都看向陳玄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陳玄和宇文拓的戰斗毫無疑問,陳玄的修為已經被廢掉了,已經是廢人一個。

    宇文拓也在這段時間不斷傳出消息,說陳玄已經被他給廢掉了修為,簡直想要打擊一下陸城主。

    此時的陳玄,瞳孔之中釋放出了一絲絲強烈的殺意。

    “這個小子居然還敢到陸羽城來,說不準到時候就會被宇文拓給殺了,宇文拓沒有殺他已經算是給他面子了,既然他敢回來,我想宇文拓肯定不會放過他了吧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,你看他身上竟然還有靈力,看來還沒有完全被廢掉,不知道這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幾名萬神殿的武者見到了陳玄以后,臉上頓時帶著瘋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陳玄,你的修為已經被廢掉了,你有膽子過來,準備好被殺的覺悟了嗎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陳玄的身子頓時化作了一條紅光,直接朝著他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宇文拓本以為能夠廢掉陳玄的修為,可是他絕對想不到陳玄的朱雀之魂,能夠修復身體傷勢。

    這一下,陳玄的速度全力增加,直接握住了兩名萬神殿武者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原本以為陳玄修為已經被廢掉,現在已經是一個廢人了,能夠任憑他們嘲諷。

    可見到陳玄速度突然增快,而且雙手中的力量不斷增加,讓他們根本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這兩個人頓時就慫了,臉上帶著驚慌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要傷我不要傷我,陳玄,陳爺爺,我求求你不要殺了我!”

    本來還在嘲諷陳玄的兩個人,現在突然被握住了脖子,眼睛之中滿是驚慌。

    陳玄依舊不為所動,手臂力氣突然加大,直接把兩人的脖子捏碎。

    世界就是這樣,強者為王,身為弱者就應該屬于弱者的覺悟。

    陳玄比他們的修為強,自然可以隨意的虐殺他們。

    也只能說這兩人不識時務,如果他們裝作沒有看到陳玄,反而可以逃過一劫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為他們兩人瘋狂帶節奏,對陳玄拼命嘲諷,陳玄顯然不會注意到他們都是萬神殿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會吧,陳玄的修為怎么恢復了,剛才這股氣息如此強大,難道說宇文拓是在說謊!?”

    “看來宇文拓真是在說謊啊,陳玄的修為不僅沒有被廢掉,而且還比之前更強……”  幾名陸羽城之中的武者,臉上帶著驚訝之色,看到陳玄接連殺死了萬神殿的人,他們再也不敢議論陳玄了。

    陳玄并沒有在意這些人,在他看來這些人就是弱小的螻蟻。

    只不過彈手之間,他就能把這群人給殺掉。

    陳玄現在還有重要的事要做,根本就沒有心思顧及這些螻蟻。

    

手机娱乐电玩城那个